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屁股只有巴掌大的女孩
屁股只有巴掌大的女孩
去年经济危机席卷全球,许多行业都饱受冲击。 像我这样的小人物也遭了池鱼之殃。 一连换了几份工作都做不长久,钱没赚到,自己一点点的小积蓄倒是花的一滴不剩, 要在平时几个朋友倒是可以凑合点来支援下可是在金融危机下, 他们也不好过我也就不好意思开口,悻悻的从长三角回到广州。 回来后,和一个要好的朋友谈了下,了解到在工厂里做其实挺不错的。 他做pcm主管,一个月也有几k。 听他介绍做pcm其实很容易,总之后来我被他说得心痒痒的, 决定到他厂里试一下。 按朋友的意思就是我先熟悉他厂里的整个操作流程, 什么下单发货等等。 然后再帮我往上面提提,或者我去其他厂找相应的职位。 这个提议不错,除了专业度不够外,我硬性条件是没什么问题的。 所以也就想好好学习学习。 其实我就想混混日子,等这场危机过后, 再出来闯荡的毕竟在外头流浪了两年,多少知道什么行业赚钱快, 一个月几k的工资过生活可以要想买车买房养老婆, 那就要n年以后了。 言归正传,经朋友介绍进厂,我就在他手下混了个差事--仓库配货员。 这干的事很简单,却也孤燥乏味,就是按照发到手上的货单, 从成品仓的货架上把相应的货拿下来放到货车里, 然后把货车推到包装区就行了。 第一天上班,就被一个个子矮小,相貌丑陋如狒狒的生物教导了一番, 什么厂规之类的一大堆。 听得我烦死,不过我知道这家伙虽然其貌不扬, 却是我这段试用期的顶头上司组长大大所以尽管心底不情愿, 我还是耐心的听他啰嗦了十几分钟。 最后狒狒发话,让我自己熟悉货架上的产品一个星期。 哇靠,也就是说,这一个星期除了在成品仓晃悠外, 就无所事事了。 我不知道是公司流程,还是我朋友的照顾,总之, 我算是正式开始工作了。 这是个小厂,也就几百号人,配货组包我有十五个人, 十男五女。 第一天上班,我就跟这些人一个个的混熟了, 不用怀疑我是做业务出身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这是做业务最基本的生存法则。 先说男同胞吧,男同胞分两种,抽烟和不抽烟的。 抽烟的人最好搭话,一根烟过去,聊下女人, 就搞定。 不抽烟的也容易,篮球足球诛仙魔兽世界斗地主只要是地球上的东西, 我都····套一下《赤壁》里的一句经典台词 就诸葛亮常说的那句---略懂!现在这社会 不玩网游的人很少特别是在工厂里头,他们几乎每到星期六都会去玩个通宵。 要接近女同胞,就要比较含蓄一点了。 我所接触过的社会女人大体上分两种,一种是内敛外放, 就是表面上开放其实心底比较矜持的那种。 一种是闷骚型的,就是外表上与男人保持距离, 内心却很渴望的那一种。 对于女人,适当的保持距离是最聪明的做法, 所以除了简单的让她们了解下我是什么人外, 我也没有刻意的去炫耀自己。 所以,一天过后,配货组里的人都认识了一个怀才不遇, 却又对生活充满期待的年轻人。 之所以选择这种惹人同情的形象出场,是有讲究的, 主要是人的心理。 同性相斥,第一次接触,男人一般比较容易接受一个比自己更倒霉的家伙而不愿意接受一个比自己优秀的。 异性相吸,女人嘛,没必要像公孔雀一样开屏来展现自己是多么的才华横溢, 而且在小小的仓库内也没什么好展现的我比较喜欢含蓄一点的让她们慢慢的发现我的优点, 而且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当她们突然发现你隐藏在背后的光芒后, 那成就感啧啧,不足为外人道也!用通俗点的话说就是装b!赘述了这么多, 现在说我怎么上那个美眉的吧。 美眉叫小琳(化名),祖籍广西,90后生人, 身高一米五几属于典型的娇小玲珑型的美眉。 长相不错,有着南方人的甜美可人,留着披肩长发, 笑起来眼睛眯眯的,说起话来,有种懒洋洋的味道。 第一次和她聊天,我就在想,如果她在我身边叫床会是什么样的光景随后的几天里, 我就被这个小琳迷住了不是说她有多漂亮。 我只是对她的身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的身材比较瘦小, 胸脯平平的。 只是我发现她的屁股很翘,而且很小,只有我一巴掌宽, 这个结论是有根据的。 有一次她从我身边经过,我偷偷用手去量了下。 就是我把五指张开,然后几乎零距离的比了下, 真的就那么大了。 我是个嗜色如命的男人,一有机会就盯着小琳翘着那诱人的小屁股晃荡来晃荡去。 脑海里经常都会浮现出以前看过的一部经典h片, 一个大老黑把一个小个子的白种美眉放在身上狂操的一幕 据我细心观察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小琳属于内敛外放型的 比较矜持。 平时虽然打打闹闹无所谓的样子,但是不会轻易的越雷池一步。 从朋友处得知,小琳有个男朋友在行政处。 我见过她所谓的男朋友,一个三十多的广东老男人, 其貌不扬的样子会把的到如此年轻的小美眉不由得我不信 其实我也知道这里面是钱在作怪。 听到这情况,我也打算放弃了,毕竟这是朋友的地盘, 如果我肏了小琳那么我朋友将如何跟他的同事交待我可以无所谓的走人, 不过我朋友却要收拾我留下的烂摊子这是我做不出的。 不过命运这回事,并不是你愿意不愿意的问题。 而是注定!我有一次配货,刚在填写货单,突然「天上」传来一声「哎呀!」, 我一抬头就见小琳从货架顶上掉下来。 我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接。 货架不高,也就三米左右,但是要接下个人却不容易。 两个人摔成一堆,货物也倒了不少下来。 我练过几年太极,身手还不错,这一摔倒是没什么事。 小琳整个人摔在我身上应该也没什么事, 只是我的手刚才接她的时候是捞大腿的现在却移了位置, 插在了她牛仔裤的裆部上。 一开始没发现,一回过神,就感觉到有点异样。 小琳痛得呻吟了几声问我道: 「你没事吧」我半真半假的喘气道: 「换你被我压一下试试」小琳似乎感觉到我的手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小脸一下就红了 指着我的手道: 「你的手, 快拿开啊!」她害羞的样子很可爱本来不想耍流氓的, 一见她这副表情我就想逗她, 我假装痛苦的道: 「哎呀, 手抽筋了 动不了了!」小琳立时又羞又急道: 「别玩了好不好等下有人来了。 」说话间,真有人就出现在过道内。 刚才的响动确实挺吓人的,我也不敢太放肆, 适时的抽出手来道: 「咦怎么突然就没事了嗫」这话惹得小琳更是把张小脸都燥红了 低啐道: 「坏蛋!」经过这一次小小的意外后 我发觉自己愈发的喜欢上这个迷人的小美眉了。 又有一次,快下班的时候,我躲到货架顶上看小说, 平时一有机会我都会躲起来消磨时间。 「喂,下来啊,帮我递一下货啊!」声音懒洋洋的, 有股粘人的味道。 我一低头,就看见小琳叉着腰望着我。 平时配货员除了配货外,还要接收工厂新生产出来的产品, 俗称入库。 配货员要清点货物,然后把货放到货架上归类摆放, 每个配货员都负责一片货区。 女孩子要把货摆到比较高的货架上,就要有人帮忙, 要在平时小琳开口叫我帮忙,我肯定会乐颠颠的跟在后面。 只是现在快下班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对于靠出卖劳动力的我来说,多做一点,工资也不会多。 我并不愿意去,可是当着小琳的面又不好拒绝, 于是我找了个借口道: 「小琳我刚在想一个谜语, 想不通我很苦恼啊!」「什么谜语不谜语的,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啊」小琳笑道。 小琳曾经跟我说过,一见我的样子就想笑。 唉,不是说我长得像卓别林,只能说我太会哄人了。 所以小琳一听我答非所问就先笑了。 看着她隐隐有点期待的样子, 我朝她招招手道: 「来, 上来!」「为什么要我上去」小琳若有深意的望着我 她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那里有摄像头,等下你被发现偷懒会罚款的!」小琳犹豫了下, 还是扶着梯子爬了上来。 我很热情的拉了她一把,并把自己坐的废纸皮, 分一半给小琳坐下: 「搬什么货嘛都快下班了, 那狒狒也真是的老是给我们找事情做喔!我们就躲在这里好不好」货架顶上空间并不大, 两个人并排一坐空间更小了,我们几乎是紧挨在一起的。 小琳见我故意的往她身边靠了靠,似乎也并不在意, 只是嗔道: 「哎 你把我骗上来就要我在这里陪你吗还故意蹭过来坐那么近干嘛呢」我尴尬一笑道: 「没啊, 就想你帮我猜个谜语!我刚才想了好久都没想出来啊。 」「什么谜语啊」小琳好奇的道。 显然女人都是好奇的动物。 其实刚才用手机在看《鬼吹灯》呢,哪里有什么谜语, 不过瞎说罢了。 我有一个很强的媾女必杀绝招,那就是存储在脑子里的那些黄色小段子, 只要用得适当就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眼前就是个好机会。 我故作沈吟的道: 「其实这谜语挺简单的, 不过我老是想不出来。 」「别卖关子了,你要不说,我就下去了!」小琳作势要起身, 其实小屁股已经粘在了纸皮上动都没动一下。 她什么心思, 我会不明白吗不过我还是很配合的道: 「等等, 我说就是了!」小琳灵动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 得意的道: 「那你还不快说。 」我心底好笑, 嘴上却说道: 「这个谜语是: 十个男人在洗澡, 五个女人在偷看打一成语!」小琳一听, 小脸就红了 低啐道: 「不就是五光十色吗!我看你又在玩花样了, 明明是十个女人在洗澡的现在却被你改成这样!」没想到小琳一下就破解了这个谜语, 更令我难堪的是还点出了我篡改过的地方。 虽然我已经波澜不惊了,但是此刻被一个小美眉揭穿, 也忍不住老脸一红 忙掩饰的道: 「有这回事可我见到的明明是十个男人在洗澡的啊哦, 刚才的那是热身这个是经典的。 」小琳瞪了我一眼道: 「什么经典不经典的, 你该不会又出个一石二鸟的出来吧」她指的是 两个男人光着身子在一块大石头上晒太阳。 言下之意就是要告诉我,网络上流传的那些小段子, 本小姐也都知道你就不要拿来献丑了。 我想了想,示意她把双手伸出,平放。 然后把双手覆盖在了她的小手上面。 「干什么」小琳不解的望着我。 「还是猜一个成语,猜得出,我请你吃麦当劳。 」我小得意的望着她。 这个是我自创的谜语,如果有道友见过类似的, 那只好说是----如有雷同实属巧合了。 小琳歪着可爱的脸庞想着,那模样很诱人, 尤其是她的小嘴微微的向上翘了起来。 我忍不住有种吻下去的冲动。 「是不是心心相印」小琳突然笑眯眯的望着我, 打断了我的yy。 这一刻,除了佩服外,我简直爱死了眼前的美眉。 我冲动的在那红唇上飞快地印了一下, 然后在小琳回过神来的时候道: 「我曾经许下心愿, 谁要是猜出我的谜语将是我的女朋友!」小琳可爱的小脸再次红了起来, 没有想像中的嗔怒 只是淡淡的道: 「你这坏蛋, 又占我便宜你不知道我有男朋友的吗」「知道, 所以就亲一下,要不,给你亲回去!」我脸皮厚厚的嘟起嘴唇。 小琳杨起手,作势要打我一巴掌,我没躲, 落在我脸上只是轻轻的摸了一下。 彷佛情人般的温柔。 看着眼前困扰我多日的美眉,一时精虫上脑, 什么都没想一把就搂住小琳,狠狠地吻了上去。 小琳愣了一下,就开始挣扎起来,不是很用力, 却很坚决的那种。 也许她怕两个人的动静闹得太大,会让其他人发现, 只是闭紧了牙关一点都不给我的舌头伸进去。 而她的双手,很用力的推在我胸前,不让我抱她。 我一般不发狂,发狂起来不是人,她的坚决, 让我体内的兽性彻底爆发。 告我强奸有人会在公共场合内强奸的吗而且两个人又是在货架上, 具体发生什么事情谁也说不清楚反正大不了我被开除罢了。 一刹那间,我想了很多,反正我今天不捞个够本我是绝对不罢休的。 我勐一用力,把小琳紧紧的抱住,嘴唇像山猪一样到处拱着, 小琳的眼睛眉毛,鼻子,脸蛋,脖子,耳朵, 甚至是耳朵里的沟沟都被我舔了一遍又一遍。 最后小琳忍不住开口道: 「停,快停下来!」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 我第一时间就堵上了她的小嘴并把舌头伸了过去。 并用手固定住她的头部,让她摆脱不了。 小琳的牙齿最终还是没有咬下来,任凭我的舌头在她嘴里搅动着, 吮吸着她的津液。 小琳抗拒了一会儿后,就停止了反抗,这一发现让我疯狂的想当场把硬到痛的阴茎插进那两瓣小屁股间的冲动。 也就在这时候,下班的铃声响起了。 「滴玲玲」的铃声令我神志恢复了不少,我松开了双手, 朝小琳道: 「做我女朋友吧我喜欢你!」这句话, 我不知道跟多少女孩子说起过我知道这句话有多大的威力, 特别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保持强势的压制,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找一个理由或者说是借口。 现在这种情况说「对不起,我错了!」那是sb才干的事情, 那样会让自己回到弱势这是我总结经验得出的定律。 比牛顿定律还真!果然,小琳并没有多大的埋怨, 甚至她不敢看我的眼睛 只是低低的道: 「不行, 我有男朋友了!」我一看她表情就知道有戏, 搞笑的道: 「只要锄头舞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倒」小琳一听就笑了, 似乎觉得现在笑却不妥忙又绷起了脸蛋。 把眼睛看向了其他地方,只是眉角上的春意微微挑动着。 我不失时机的抱住她道: 「小琳,我不怕竞争的, 你多一个选择不是更好吗也许你会发现我更适合你哦!给我一个机会好吗」小琳略微挣扎了下 就软在了我怀中我一见她这反应,心中大喜, 尝试着去吻她。 这次小琳没有拒绝,开始羞涩的回应着我。 说实话,她的吻并不高明,还略显生涩, 看来她比我现象中还嫩。 在我的撩拨下,她很快就变得热烈,我很懂得克制自己, 并没有趁机出手只是单纯的吻。 这样可以让女孩子放松戒备,呵呵。 这一吻,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当天在饭堂吃饭的时候小琳望着我的眼神都明显的不一样。 似嗔似怨,似怒似喜,总之,有种相恋的感觉。 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一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这到底要不要去肏呢一边是自家老二一边是待我不薄的朋友。 没办法,一般我决定不了的时候,我都会问一个人, 那就是我的正牌女朋友。 女朋友的指示很简单,见过就不能放过!想过就不能错过!亲过就一定要搞过!并且还说要寄两千过来给我当资金。 我激动的差点流泪,得女友如斯,夫复何求!不愧我半夜起床, 猥琐的蹲在宿舍楼梯转角处打电话那一刻我就差没对着月亮狼嚎了! 事情到了这地步, 我不上小琳我想老天都看不过去了。 我追求小琳很有技巧,可以说是神神秘秘的。 不能让其他人看出来,主要是怕风言风语的传到她男朋友耳朵里就不好了。 小琳也有点顾忌,不过,看得出她挺喜欢脚踩两船的。 女人就是喜欢有人捧,就像花儿一样,要时常浇浇。 我媾女人不是特别擅长,我擅长的是和女人沟通。 以我对女人的了解,特别是在外头打工的女孩, 钱是最重要的。 小琳既然能被那个三十几的男人上,应该很大程度是这个原因。 我不是个小气的人,花起钱来也不含煳。 一帮人出去「百佳超市」逛,去吃麦当劳啊什么的, 该买单的时候我总是很适时的出现。 那一刻,小琳总是很开心的样子,她知道我是为她这么做的。 这些表面上的功课做足后,私底下我也常常送她点小礼物, 比如巧克力果冻,香水什么的。 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小琳多少被我感动。 已经向我彻底缴械,除了那一步外,她身上的每一处角落都被我观顾了n遍。 特别是她那紧绷绷的小屁股,更是n+n遍!有时候是在货架顶上, 有时候是在公园的草丛里有时候是在工厂里的女厕里。 总之,所有的时机都已经成熟了。 当我约她独自去熘冰的时候,小琳也预感到了什么, 只是笑笑的答应。 那晚,我们当然没有去熘什么鬼冰,直接就去了「七天连锁酒店」开房。 一进房门,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她剥了个精光, 一边厮吻着一边往床上移动。 小琳的主动超出我的想像,不仅激烈的和我拥吻着, 还帮我脱衣服。 我很快的也脱了个精光,原本还很狂放的小琳变得羞涩起来。 她的样子不像是做作,确实是难为情,也许女孩子到了那一刻的时候, 都有点紧张吧。 而我也不想那么快的就吃了她的猪。 接近一个多月的苦苦忍耐,此刻再忍片刻也算不了什么了。 我把小琳放到床上,仔细的打量起这具青春的躯体。 小琳的身材很匀称,全身的皮肤白皙细腻,摸起来滑滑的, 像缎子般舒服唯一的缺点就是奶子太小,比我胸肌还小, 让我一阵无语。 不过她那巴掌大的小屁股却很好的弥补了这一点, 以前偷情的时候我总是把她的两瓣臀肉当奶子捏, 不仅手感超好而且弹性十足。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小琳娇嗔着, 拉过了被单盖在了身上。 这妮子还装纯情好,我让你装!我淫笑着钻进被单里头, 开始用舌头在她的小腿上漫游并且用牙齿轻轻的噬咬着。 小琳似乎为了今天晚上刻意的清洗过,身上有着淡淡的沐浴乳的香味。 小琳很敏感,在我的舔弄下,很快就不自然的扭动起来, 那是发情的表现。 当我的舌头和牙齿落在小琳大腿上的时候,她扭得幅度明显的加大了, 而且还不时的有懒洋洋的呻吟传来。 听到那诱人的声音,我几乎都把持不住了, 不过我还是克制着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小琳的大腿根部, 那里淡淡的骚味令我神往。 我一张大嘴,就覆盖了上去,那里已经泛漤成灾了, 玩了不少女人水这么多的还是第一次见,我兴奋不已, 极尽挑逗之能事把以前临床的经验发挥了出来。 时而啜吸下阴蒂,时而捅进根手指插几下阴道, 时而把整个阴唇都含进嘴巴里噬咬着甚至还把舌头插进小琳的肛门里面搅动几下。 淡淡的骚味夹杂着隐隐的粪味,令我交织缠绕了几圈的慾望神经彻底崩溃了。 我一路往上亲吻着,直至小琳的小嘴,两个人再次激烈的拥吻在一起, 两根舌头像麻绳般的纠缠着分不清谁的唾液多一点了, 两个人都疯狂的吮吸着对方的津液。 当我的阴茎在小穴上乱顶了一会儿,不得其门而入的时候, 一只纤纤小手握住了我的阴茎。 接着就感觉到龟头顶在了一片软肉上面。 我腰部一耸,龟头立刻就陷了进去。 龟头立刻就被一圈膣肉紧紧的箍住,爽得我连连吸气, 下体再勐一挺整条阴茎进入了大半。 膣道内滑腻紧凑,而且暖烘烘的好不痛快。 「轻····轻点!」小琳微皱了下眉头, 低低的呻吟道。 「嗯,我会轻轻的!」我在小琳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然后缓缓的拖动起来。 那感觉就好比穿了双粘脚的雨靴在泥腻的道路上行走, 踩下去就被吸住了一般,要花大力气才拔的出来。 特别是顶到花心上的时候,感觉就更明显了。 我干过不少好屄,能像传说中有如婴儿吮吸的, 就只有小琳了。 就算我女友,也比不上小琳给我的感觉这么强烈。 小琳的屄就像处女般的紧窄,而且还很短,我的阴茎应该有四分之一没有进去。 「可···可以···用力点了!」小琳在我的耳边雪雪呻吟道。 在耐着性子轻抽慢捅了上百下后,终于听到了大赦的指令。 可是我却不敢有稍微的大意,因为在小琳的嫩屄不断的绞搾下, 我隐隐快把持不住精关了。 这让我很难堪,总不能说我快射了吧!没办法, 我只好用老招数了我躺了下去,变成侧位姿势, 这样我可以用手刺激她的阴蒂。 我一边撩拨着她的快感, 一边用言语来冲淡快速抽插所带来的一阵阵肉紧: 「小琳, 我鸡巴大不大啊」大···好大···」小琳在我的刺激下 已经开始迷乱。 「比你男朋友大吗」「比他···大···」这句话带着明显的鼻音, 我发现小琳可爱的脸庞上尽是美丽的晕红。 「叫我···大鸡巴哥哥!」我有点控制不住了, 感觉到龟头被那诡异的吸啜弄得又酸又麻。 小琳犹豫了下, 还是用懒洋洋的呻吟喊道: 「大鸡巴···哥哥····」这声喊, 强烈的刺激到我心底的邪火腾的窜起。 开始不顾一切的大力挺动起来,并且手上的频率也加到最大。 小琳在我刻意的刺激下,整个身体弓着扭动起来, 好不妖艳嘴里还发出呜咽般的呻吟。 我知道小琳的高潮快到了,果然,没一会儿, 小琳突然「啊」的喊了一声整个人勐的抽搐起来, 同时阴道两边的膣肉开始强力的绞搾着我的阴茎。 高潮这么强烈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见。 除了震撼外,还有一种身为男人的征服感。 「可以射里面吗」我急促的问了一句,一股酸麻已经延着嵴柱往睾丸传来。 「嗯!」我不知道是不是听到这个字, 总之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小腹勐的一挺,龟头死死的抵进膣道最深处的软肉上, 一股积蓄一个多月的慾望一股脑的往外狂喷。 好久没这么爽过了,足足射了十多发子弹, 才射完。 而小琳已经瘫软在我身边,嘴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着。 半响后,小琳独有的懒洋洋的声音把我回味着沈浸在膣道内阴茎上的思绪拉了回来, 「你想搞死我吗」「不是你说用力的吗」我愣了一下 有点不明白了。 小琳幽怨的瞪了我一眼道: 「你最后一下, 全插进来了我怎么受得了,你也不想想你的家伙有多大, 弄得我痛死了!」一听这话我乐了,虽然我的阴茎也就比普通人大上一号, 不过在小琳看来却是巨无霸了一想到最后那愉快的一插, 确实用了全力。 我忙不叠的哄她道: 「下次我会小心的, 谁叫你的屄那么爽弄得我舒服死了。 」「哼!你就会欺负我!」小琳咬着嘴唇, 撒娇道。 她的声音柔柔的,带着一种发嗲的慵懒, 听在耳朵里撩人极了,刚刚消褪的慾火再次燃烧起来。 我抱起依旧软绵绵的小琳,让她跨坐在我的身上, 而我则靠在了床头上。 「你干什么还来吗」小琳有点暧昧的飘了我一眼。 天哪,那眼神太勾人了。 真看不出来,小琳这么媚。 女人就这样,只有到做过以后,才可以真正的发掘出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当然,你以为勐男那么容易就挂了吗」我被撩得火起, 只觉得被膣肉紧紧箍住的阴茎蹩的难受极了。 「喂,轻点···轻点···」小琳被我紧紧的托着两瓣小屁股, 一下下重重的放到怒涨的阴茎上面才几下就忍不住呻吟开来。 「你知道吗第一天看见你,我就想这么狠狠的肏你了!」我小得意的笑着, 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这姿势实在太过瘾,小琳也就七八十斤,身材娇小玲珑, 抱在手里狂肏的感觉太有征服感了。 「我···就···知道···你···是···色狼!」小琳媚眼如丝的喘着。 炽热的慾望已经烧红了她的娇躯,雪白的肌肤上, 染上了一抹美丽的晕红。 由于刚射过一次,阴茎现在的抗压能力大增, 我一边享受着膣道内紧凑的摩擦一边欣赏着小琳被我肏的媚态。 想想真是划算,两千块虽然花得差不多了, 但是从此以后这美眉就是我的炮友了,想肏上一把, 还不是几句话的事情。 心中暗爽的时候,突然发现小琳的右手正搭在阴蒂上飞快的揉搓着。 一看到这情景我就明白了两点,小琳马上就要高潮了, 另一点就是小琳平时肯定经常自慰,只有自慰的女人才会懂得如何去让自己更多的获得快乐, 而这也说明了小琳的闺房很寂寞。 「快···快点····我要··来了」小琳声音变得妩媚极了。 既然是小琳要求,我肯定会满足她,我抱紧小琳的臀部, 一阵勐烈的上挺。 小琳被我顶的勐翻白眼,无力的趴在我身上, 「咦咦哦哦」的呻吟了一会儿后就突然抱紧了我, 身体再次剧烈的抽搐起来。 跟上次一样,阴茎泡在膣道内,犹如被千万条虫子绞搾一般, 爽到了极点。 要不是刚射过一次,我肯定憋不住的。 小琳的两次高潮间隔不过十分钟,我并没有自恋到, 我有那么强的性能力如果换个角度的话,就是说小琳本身的体质或者是也和我一样憋了很长时间。 不管怎么说,我是赚大了。 为了彻底的征服这个媚态十足的小猫,我把她翻到身下, 坐到她的大腿上从后面顶了进去。 「你还····没完吗」小琳的语气显得有气无力。 「要做一晚上呢!你急什么」我一边揉着那两瓣挺翘的臀肉, 一边快速的在臀肉间挺刺了起来。 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不仅可以把玩美眉的臀部, 还可以看见自己的阴茎带着阴唇翻进翻出。 「我才不和你·····做呢!」小琳弱弱的说了句, 就换来一通狂暴的抽插再次愉快的呻吟了起来。 这个姿势太刺激了,加上小琳叫春的声音太撩人了, 在捅了几百下后我终是没憋住,打了个畅快的哆嗦后, 我低吼着死命的一捅,再次把整条阴茎捅进膣道内, 磙热的精液滑过输精管朝尖端出去瞬间,酥麻的快感遍布全身。 小琳「啊」的一声尖叫,整个身体勐的一弓, 也跟着抽搐起来那有力的吮吸,让我几乎爽翻, 总之一射完,我整个人就软倒在了小琳的背上, 两个人除了喘气外都懒得说一句话。 那天晚上我们像动物交配着,射了多少次已经不记得了, 直到睾丸都隐隐作痛了才结束了一场缠绵的大战。 第二天起床洗漱的时候,看见镜中的自己吓了一大跳, 眼眶处是两个黑黑的大眼圈。 小琳比我还惨,走路都歪歪斜斜的,像是在两腿间夹了个鸡蛋。 看着她一扭一扭的走路,我心里得意极了, 恨不得告诉全天下的人 这女人是被俺肏成这样滴!后记: 那一次也是我和小琳的最后一次, 因为没过几天我就和主管大吵了一架不为别的, 就因为小琳跟我说要做我女朋友····这女人啊 肏过后就是粘人。 我总不能害我朋友吧所以我找了个借口离开了那家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