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丝袜姐妹物语
丝袜姐妹物语
「美莎……美莎……你这个睡猪,快要迟到了」里莎一如以往唿唤妹妹起牀。 「嗯……姐姐……早晨」美莎打着呵欠, 懒洋洋的的爬起牀然后望一望身旁的闹钟才急急跳下牀。 里莎看着已经高中三年级的妹妹,真是又好笑又好气。 美莎和里莎两姐妹自少就丧失双亲,由叔父养大。 虽然自少就失去亲人,但两姐妹由于天生丽质, 活泼开朗所以受尽身边朋友亲人的疼爱,彼此也能相依为命过日子。 一年前里莎在一间私立高中找到一份教书的工作, 有了收入便跟美莎搬出来两个人居住,美莎也顺理成章地转到里莎任教的学校读书。 星野美莎︰18岁,163cm,86D,57,86,外表青春可爱, 拥有一束亮丽的黑色直发。 高中三年级学生,性格较内向,温和良善,成绩运动优异, 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被骗。 至今还是处女 星野里莎︰23岁,167cm,88E, 5887,容姿瑞丽,棕色曲发。 在私立高中任教英文及一些兴趣班。 性格开放,穿着也偏向性感。 没有男朋友,但却有多次性经验。 「早餐就放在台面,我先回学校了,你不要迟到哦~」里莎临走前吩咐好美莎后, 便穿上一双名牌的细跟高跟鞋出门口了。 美莎也不再迟延,梳洗过后,吃过早餐就换上校服。 她从衣柜中拿出了粉蓝色的花边胸罩和丁字裤, 这些性感的内衣都是里莎近来买给她的里莎说美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内衣应该穿得性感一点才有魅力还把美莎原来的内衣裤掉了。 初初的确令美莎感到不习惯,后来却慢慢也喜欢穿了, 大概因为里莎买的都是质地相当好的名牌内衣。 另外,她们的学校除了是区内出名教学优秀外, 令人个出名的原因就是校服。 因为校裙的限制很宽松,漂亮的女同学都喜欢穿很短的校裙, 都是仅仅能盖过臀部。 为了保暖和放止走光,很多女同学都会穿着丝袜裤上学。 美莎也不例外,穿好内衣后,便把薄薄的黑色丝袜, 套左美腿上。 接着也把白裇衫和蓝色的格子裙穿好,便上学了。 一路上不少人跟美莎打招唿,她们虽然刚搬进这区, 但很快便很受邻居欢迎当然也有不是男性是打招唿为幌子, 实际是在欣赏美莎的姿色。 下午的体育课后,一班女生在更衣室嬉戏。 「美莎的乳房好美哦~又软又大」奈奈很淘气的从气偷袭美莎的胸部。 「啊~不要这样,奈奈,快停手……」美莎似乎经常被奈奈这样玩弄。 「好敏感的身体啊,稍为碰一下美莎的乳头, 就已经变硬了」奈奈一边揉搓一边用手指挑逗着美莎的乳头, 她似乎越玩越兴奋甚至准备把手伸进美莎的内裤中。 「奈奈,够了……」美莎及时把奈奈的手捉住。 「好可惜哦~如果我是男生,一定会把美莎追到手, 然后欺负过够嘻嘻~」她们边说边笑地穿上校服。 奈奈和美莎都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即使奈奈经常用美莎的身体开玩笑, 美莎也不介意之不过,奈奈的说话,今天竟成真了。 换好衫后,奈奈和美莎都习惯渴点运动饮料, 补习水份后才回课室上下午的课。 今日一如以往,可是不同的是,美莎之后感到很不适, 老师说可能是中暑了便叫了奈奈陪同美莎到保健室。 奈奈吩咐美莎好好休息后便离开了,美莎也昏昏慾睡的睡着。 这时,一名男同学走进来,美莎蒙蒙眬眬下认得是同班的男同学-风间浩树。 「你们不是在上课吗为什么会在这里」美莎勉力地坐起来。 「随便找个藉口出来就可以,我等了这一刻很久了。 美莎……你真的很美,我很喜欢你。 」浩树的说话令美莎很意外。 浩树是一个商人的儿子,虽然很有钱有外表, 但因为行为比较孤僻平时都没有女同学主动跟他交谈, 但现在竟主动向美莎示爱。 「这……这太突然了吧,但是,我还没……打算交男朋友, 所以……对不起……」美莎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不,你误会了,我没有要你做我女朋友的意思, 也没打算询问你的意见……」 「那这是……甚么一回事」美莎有点大惑不解了。 「坦白的说,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性奴。 」浩树说得很冷静。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简单直接的说, 我打算现在把你侵犯然后把你要胁,以后继续满足我的性慾。 」浩树二话不说的把美莎拥抱起来,强行的把舌头伸进她的口内。 美莎心想反抗,可是身体却用不上力,结果只好眼白白被夺去初吻。 他们口唇交缠了一分钟,浩树才把舌头伸回, 但口水像丝一般仍然连接着两人的舌头。 「好……好过份」美莎第一次接触男性的嘴唇, 敏感的她刚刚竟也有一刻的享受但回过神来, 便想推开浩树。 「没用的,我把麻醉药和催淫药加到你的饮料中, 你现在连叫出来也应该感到困难」浩树捉起美莎的手 让她停止了反抗。 「你好卑鄙,快放开我,否则我会追究的……嗄嗄……」美莎连唿吸都变得凌乱, 看来药力正在发作。 「不……这只是为了减少反抗和受伤,之后没有药物我也能令你慾仙慾死的。 」浩树不慌不忙的把美莎推倒,然后解开她的上衣。 可是美莎就快急死了,自己的乳房就快要被男人看光光, 只好把眼合上使内心好过一点。 浩树对于美莎的表现感到很满意,之后拉起了美莎的胸罩, 使她的双乳从中跳出来。 「比我想像中大多了,而且很柔软,真想一口把她们吃了」浩树还是忍住了冲动, 先轻轻的爱抚着乳房和乳头。 「求求你,嗯…不要再摸了,嗯嗯…………」 「开始呻吟了吗, 真敏感的身体」 「不…不…嗯嗯…没有这只是…啊」美莎感到身体越来越轻, 乳房不断传来快感令她发出声音。 浩树立时改为用口吸吮乳头,让美莎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美莎就像哺乳似的,丰满的乳房正养育着浩树似的。 此时浩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不断来回抚摸美莎的美腿, 享受着丝袜嫩滑的质感。 「小美人,你的美腿真的很淫荡,你知道吗有很多男生都幻想操你的丝袜脚啊」浩树的口从美莎的乳头离开, 改为吸吮她的丝袜美腿。 「嗯……求求你,不要舔……嗯嗯……好痒………」显然浩树不会理会美莎的劝告, 她的美妙娇吟的要求只令浩树更卖力地进攻, 慢慢已舔到美莎的密处。 「啊呀!不,这里不要碰,求求你……」美莎用尽力的把双脚夹紧, 浩树也要使点力才能把其打开美莎现在两条美腿被擡起成V字形。 浩树赶紧把手伸进丝袜里,把内裤移开,现在美莎的阴户, 跟空气只有一块薄丝阻隔。 「这就是男生都想见到,美莎的私处,粉红色的, 相当诱人呀。 」美莎已经感受到浩树的气息了,她尝试再把双腿夹紧, 但已经被浩树的头入侵了两腿之间的空间。 浩树也不打算移开,就这样被穿着丝袜的双腿夹着, 一边对私处舔弄起来。 「噫……噫…不要…这样…嗯嗯……好脏…呜……喔喔喔喔……」口唇虽然说不, 可是不争气的下体却流出了不少淫液。 「嗯~~真好吃,想不到美莎的淫水会这么香甜, 啧啧…啧啧……」美莎越来越看不下去只好羞涩的闭着眼睛。 淫水和口水开始流出来,弄湿了保健室的病床。 舔了不知多久,美莎已经整个人软了,口中只有呻吟声。 浩树见时候差不多,便站起来,把校裤和内裤脱掉。 美莎眼前的,是一根庞然大物,这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性器官, 她当然不知道浩树的17厘米又黑又长的阳具是多罕有。 但她知道,这东西极有可能会插入自己的阴道内, 抽插然后射精。 「太粗了……放进来的话……不知会怎样,但是身体好像很奇怪似的」美莎心中竟浮现出奇怪的渴望。 她的身体已经被挑逗起来,正处于青春期的她, 身体对男性变得很敏感加上催淫药的影响,她现在真的有点想让浩树的阳具插进自己体内。 可是浩树并没有如她所愿,只把阳具放在她的阴户上, 然后再合起她的双腿然后先在被丝袜包着的大腿内侧抽插。 浩树十分享受丝袜所带给他的质感,丝袜也为美莎带来最后的保护, 默默替美莎的私处承受阳具的磨擦。 「觉得怎样……被男人的东西隔着丝袜磨擦阴核。 」浩树似乎是有意这样做,他一边舔着被举高的美腿, 一边欣赏着美莎陶醉的样子。 「啊啊……喔……啊……不要……不要欺负……啊……美莎……了喔……啊啊啊」美莎虽然口唇上仍有点反抗, 但已不再抑制呻吟声了。 两人性器官分别分泌着润滑液,把丝袜弄得粘粘的, 美莎也从中感受到浩树又硬又热的阳具。 「美莎……想让阳具插进来吗」浩树加快了磨擦的速度。 「……………」美莎没有回应。 「想要吗」浩树知道美莎只是忍耐,便再加强攻势。 「………啊…啊……」美莎还是忍耐着。 突然浩树停下来了。 「不能停……啊……不,我没有……」美莎感到连绵的快感停下来, 不经意的说出心中的愿望。 「这就对了,既然如此,我也如你所愿吧。 」浩树露出一丝淫笑,然后就用尖锐的指甲将丝袜给撕破了一的小洞, 并把龟头对准洞穴。 「滋滋……滋滋……」浩树慢慢的插入,水声清澈可听。 「不要…啊啊……啊呀呀呀呀呀」美莎感到处女膜的撕裂, 阵阵痛楚由此而生。 「哈哈……想不到美莎还是处女,怪不得一直都露出羞涩的表情。 」浩树以为美莎这样的美少女早已跟别人性交过, 怎知还是一名处女一喜之下,竟将整条阳具直插到尽头。 「呜……呜……好痛……求你……拔出来……啊呀…」血丝从美莎的私处一点点的流出来, 浩树也知道暂时不能心急所以也就慢慢的抽插。 「处女的穴就是不同,又暖又湿……啊呀……果然, 你跟别的女生不一样。 」浩树还是第一次呻吟出来。 慢慢地美莎习惯了,痛楚的感觉很快就消失, 刚才的快感又再占据她的理智这也是因为催淫药的原故。 「不!不行!……喔……啊啊啊…我不能有快感, 明明被人在侵犯…」美莎本来藉着痛楚希望让自己回复一点理智, 可是心中却是默默的享受着。 「噫……噫……喔…喔……呜……啊啊啊」 「美莎真是淫荡的女生, 明明被人侵犯却叫得这么享受,而且阴道还一直吸吮我, 想不到你的私处是个名器。 」浩树不知不觉地加快了插抽速度,又不停用淫语摧毁美莎的理智。 「啊啊……这都是……因为…嗯……你的药…嗯嗯……啊啊啊」 「哈哈……这个就是男生的女神…呜啊……我在干大家梦寐以求的美莎, 啊~太爽了……太爽了!!」浩树把力量都集中到腰部 一连抽插了百多下。 美莎只感到意乱情迷,快感不断,被强奸的事已忘记得七七八八了。 「啊啊……不要……啊呀啊呀………要出来……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美莎终于在男人的性器官下屈服了。 从阴道中喷出大量淫水,弄得两人交合的地方水渍处处。 「竟然潮吹了,真是天生性交的尤物……啊呀…不好了……被你这样一来……我也差不多要发射了……」 「嗄嗄……不…嗄……请不要…嗄射在……嗄嗄嗄…里面」可是美莎知道已经太迟了, 她已感到子宫内充满了温暖的液体。 浩树的射精量很惊人,还没射完便已倒流出来, 白色的精液也染污了黑色的丝袜造成很强烈的对比。 浩树过了大半分钟才跟美莎分开,在美莎失神的时候拍下了几张相。 「若你不想相片被公开,就请你别将今天的事告诉人, 你现在先休息一下我之后会再联络你。 」浩树穿好校服,便离开。 保健室内只剩下衣衫凌乱的女学生。  今天是学校的假期,美莎很早就已经打扮好准备出门。 她今天穿上桃红色的系绳露肩背心,下身是迷你牛仔短裙和粉红色的丝袜, 使她看上去很有青春少女的气息。 她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里莎正在客厅中看书。 「穿得这样漂亮,难道跟男朋友约会」里莎看下手上的书, 跟美莎开了个玩笑。 「怎…怎么会呢我赶时间,先走了,拜拜~」美莎穿上一双棕色短靴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的确,美莎正在出 去约会,但对象并不是男朋友, 而是浩树。 上一次在视听室,浩树临离开前约定了美莎在今天的假期外出, 美莎当然不知道浩树又要对她做甚么是但无论是甚么, 她都无法拒绝的。 美莎带着沈重的心情走到电车站,浩树已经在月台等她了。 「早晨。 果然照我所说的穿了短裙和丝袜来,真的很合作。 」浩树先跟美莎打个招唿 「今天,你又想怎样」 「美人心急了, 待会你便知道了。 来,先上电车再说。 」浩树抓起美莎的手,拖着她走入了电车内。 车厢中人很多,他们都被逼得透不过气来。 浩树把美莎带到车厢中的角落,让她背着墙角, 自己则压着她。 美莎跟浩树只有数公分的距离,完全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 让她感到有点尴尬。 电车开动后,浩树便把嘴唇贴在美莎的嘴唇上。 「…嗯嗯……」美莎被浩树突如其来的一吻感到很突然, 双手尝试推开他但因为压在浩树后面的人很多, 让美莎无法跟浩树分开。 不一会,美莎的口唇已经失守,被浩树的舌头大举入侵。 美莎只有合上眼,尽力用自己的舌头抵抗,但外人看来, 她就像跟浩树湿吻一样。 「嗄嗄……竟然突然就……好过份。 」被吻了差不多五分钟,两人就分开。 美莎能够说话后,第一样就是向浩树投诉。 「没事的,别人都只会以为我们是热恋的情侣。 而且,我还打算做更过份的事。 」浩树卷起了美莎的短裙,让她的下身暴露出来。 美莎两手尽力的把裙拉下,但力量却不及浩树, 幸好人多并没有人发觉她们下身所做的事情。 浩树衬美莎两手没空时,便把右手伸进她的两腿之间, 开始隔着丝袜爱抚她的私处。 「不……不要这样…嗯…很多人的……嗯嗯…」 「美莎的下面竟然一摸就湿了, 还是从屋企出来就已经期待被我侵犯」美莎羞得合上眼 不敢回应。 怪不得浩树要她今天出来时一定要穿迷你裙, 大概是想方便他玩痴汉游戏。 美莎的手慢慢放弃抵抗,她只祈求不要被人发现她们所做的事。 美莎正像一只受惊的小猫一样,浩树见到她可爱的表情, 便更加兴奋的爱抚右手伸进了她的内裤中。 「那里……不行啊!……住手…啊呀呀呀」浩树右手向阴毛的尽头开始一寸寸地探索, 一下子就找到了入口用手指插了进去。 美莎尽力压着自己的呻吟声,幸好混杂在列车行驶声音的环境中, 并没有被人发现。 在之前的性交之中,浩树已经知道美莎G点的位置, 他今次当然不放过集中按压那里。 美莎感到意识逐渐散涣,身体开始接受、甚至渴望着快感。 浩树把美莎的身体转到后面,让她面向着墙, 自己从后继续侵犯她。 美莎的唿吸开始变得急促,紧闭着眼睛和下唇忍受。 「……啊啊……不要……请不要这样……」美莎感到胸部传来一阵凉意, 理智控制着美莎不能发出惊唿原来浩树已经将她的背手向上卷起。 浩树除了吩咐美莎穿短裙外,还嘱咐她不能穿乳罩, 所以美莎白皙丰满的胸部整个就裸露了出来。 「美莎的乳房又大又有弹性,不论玩多少次又不会厌。 」浩树慢慢的揉握着乳房。 柔嫩圆润的乳房马上因他的揉捏而显的更加肿胀, 浩树的手一边恣情品嚐美乳的丰挺和弹性同时淫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的娇嫩乳尖。 「喔…啊……啊…会让人看到的……呀……」短裙下, 阴道正被人恣情地猥亵时而被轻抚、时而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乳房则暴露在空气中被揉搓玩弄。 美莎不想承认,她被人在电车中侵犯,身体却产生着快感。 美莎正快要高潮之时,浩树的右手从她的丝袜内裤中抽出来。 虽然美莎突然感到空虚,但她以为浩树暂时收手, 也就放心下来。 但不一会,更糟的事发生了。 浩树掏出了阳具,伸进美莎的两腿之间。 美莎下体感到了一根又热又硬的东西钻进来, 慌起来立刻夹起双脚。 「求求你……不要再欺负美莎了。 」美莎认为自己阻止了浩树的行动,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你刚才不是觉得很舒服吗在电车上作色情的事看来让你更兴奋。 」美莎虽然夹紧了双腿,但并没有阻止浩树的进攻, 都怪她刚才流了很多淫液而且穿着丝袜,让阳具滑滑的熘进去了, 美莎这样反而让浩树抽插得更舒服。 「呀…啊……不要……这姿势…啊啊…好下流……嗯嗯……」现在美莎的姿势彷佛正和男人从背后插入的性交。 她心中想着浩树未免太大胆了,竟然在电车上明目张胆地侵犯自己。 但浩树似乎并不在意,反而隔着丝袜享受摩擦带来的快感。 坚挺灼热的肉棒,隔着薄薄的丝袜,仍然令美莎感觉得出龟头的形状。 粗长的肉棒一寸寸挤入她夹紧的双腿之间,前端已经紧紧地顶住她的阴核。 浩树每一下都正好顶中她的阴核,让她的情慾渐渐高涨, 心砰砰的乱跳。 浩树双手也没有闲着,对她的乳房更用力的爱抚。 「呀啊……太激烈了…啊呀,快点住手,会被人看到的……啊啊嗯嗯…呀!」 「就让别人看吧, 看看你有多淫乱。 」身边的人多多少少也发现她们的行为,但难得有痴汉真人表演, 美丽的女主角还真的享受着侵犯大家都默默无声的欣赏。 「喔…喔……啊啊……不行了……呜呜……啊呀呀呀」美莎感到身体要高潮了, 一股淫水正从阴到中喷出来身体也出现痉挛。 浩树也没留意,被美莎突然的震动一弄,被丝袜夹紧的阴茎喷出了磙烫的精液。 「嗄嗄……好……好舒服……嗄嗄……」美莎贴在墙上喘气, 她感到丝袜和内裤又粘又湿传来一阵阵淫秽的馀韵。 不一会,电车已经到站,浩树整理好美莎的衣服, 便拖着她的手离开车厢。 「真过份,竟然自己一个先高潮,还害我把精液射出来。 看来得惩罚你了。 」浩树在美莎的耳边说了他的计划。 「不!!我不会做的!!」美莎一听之下,发起怒了。 浩树对她回以一淫笑, 然后拿出手机说: 「假着不照着我说话做的话, 我会把你的淫照发送到每位乘客的手机里嘿嘿~~」美莎没有办法, 唯有照着浩树的说话行。 美莎和浩树走到一间楼上的情趣用品店,然后美莎就不愿意地走进去, 浩树则在门口等待。 当美莎走进去时,眼前的是一个坐在柜台后、中年略胖的老板。 老板看到有客人,便立刻放下手上的报纸叫欢迎光临。 但说话还未完,老板便呆了,平时这种商店都没甚么人光顾, 就算有都是男性。 今天不知甚么风把一个美少女吹过来。 老板仔细的打量美莎,想不到外表这么清纯的少女会走到这种商店, 他想大概是为情趣用品来讨好男朋友。 美莎点点头回应,之后就默不作声的逛着。 她是第一次来这种商店,面对四围都是假阳具、情趣服饰、色情电影等, 内心也不禁感到紧张也怕老板不知会如何想自己。 美莎一边找,老板就不停注视她的丝袜美腿。 美莎当然也发觉到,但她就只想快点找到目标东西, 终于过了好一会美莎拿着一双开裆的黑色丝袜裤到柜台前。 「小姐你真有眼光,这是质料最滑最薄的丝袜, 中间还是开裆的就算要跟男朋友做爱,也不用脱下丝袜………当然也方便透气……」老板口说得心直口快, 让美莎感到相当尴尬连忙解释一番。 「不是的老板,我……刚才在电车上,有痴汉侵犯我……他还把精液射到我的丝袜上……现在下面粘粘的, 好难受所以现在想买一双新的丝袜……请问这双丝袜多少钱」美莎的结结巴巴地说出这种不知廉耻的说话, 使整个气氛变得凝固了。 其实这都是浩树要求美莎做的,就是要她在这里做出一连串勾引男人的行为。 「这……原来是这样子……哈哈……那么这双丝袜要5000日元。 」老板造梦也想不到眼前可爱的美女会说出这种话, 自己也变得不知所措。 「太贵了,我没有这么多钱。 我可以用旧的跟你换吗」美莎照着浩树教的方法应对。 「怎么可能,除非你用旧的丝袜替我脚交吧」老板其实只是跟美莎说笑而已。 岂料,美莎便即场把黑色的高跟短靴的拉链拉下, 然后被粉红丝袜包裹着的脚裸慢慢脱离短靴。 这个动作,看得老板口水也差点流出来,裤裆立时隆起。 「请问是否让老板的精液射出来就可以」 「真…真的吗对对……射出来就可以。 」老板一听之后,兴奋得立刻脱下长裤和内裤, 把肥大的阴茎暴露出来。 美莎还是第一次看见浩树以外的阴茎,这根看上去的要比浩树的恶心多了。 龟头都是污垢,阴毛又长又黑。 当然她绝不想碰这样的恶物,更不想替一个陌生人性交, 但浩树正在外面观看稍有令他不满意,她的淫照就会被发布出去。 美莎先走近老板,然后把右脚钻进他的两脚之间, 并提起到碰到他的睾丸。 接下来,美莎的手抱着老板借力,前后的用脚磨擦老板大腿内侧。 「哦哦……这样好舒服……啊嗯……」老板享受着从大腿之间而来幼滑的质感, 的口中很快就发出呻吟声。 老板的阳具因这样的刺激,变得更大更粗,龟头还分泌出精水, 把美莎的丝袜弄污如此美莎的丝袜就混合着两个男人的体液。 这样的姿势,使美莎的乳房正贴紧在老板的胸膛, 老板从上而望正好望着美莎深深的乳沟,他一时忍不住就双手用力的抓下去了。 「呃……不要,不是说只用脚吗」美莎一痛之下叫出来。 「怎样了,我只是让你也舒服一下。 看你一脸清纯,想不到你没穿乳罩这么淫荡。 」老板断定了美莎是个淫娃,便放胆地揉搓她的乳房。 虽然美莎的乳房被揉得变形,但下身还是没有停止磨擦阴茎的动作。 她只好一边发出娇柔的唿吸声,一边忍受着这种可耻的行为。 「嗯嗯……啊……」就是乳房被玩弄,敏感的身体也让美莎产生柔弱的呻吟声。 老板似乎是在回应美莎的呻吟声,两手离开了乳房并顺着她的细腰而下, 搓揉她柔嫩的臀肉甚至滑进她的神秘地带。 「不只没穿乳罩,想内裤都没穿,难怪会有痴汉侵犯, 嘿嘿嘿」 「不……不是这样我……啊呀……不要……嗯呀……」美莎对老板说出的事实百辞莫辩。 「你看,丝袜都已经湿成这样子了。 不好好教训你这样坏女孩是不行的。 」老板右手从后伸进美莎湿透了的丝袜内,开始按压她的阴唇, 压榨出美莎酥酥麻麻的触感。 美莎被老板抱紧,没法反抗,心中只期待老板快点射精了结, 但老板的阴茎随了变得更大之外似乎毫无射精的先兆。 美莎这回可着急了,但老板却很满意的一边品嚐眼前少女的胴体, 一边享受丝袜美腿。 「啊啊……手指……不要伸进去,嗯啊啊……嗄嗄」美莎夹杂呻吟声请求。 「好吗看你都湿成这样了,你想放别的东西进去吗」 「不!说好了只是脚交, 请不要把阳具放进去!」美莎一听之下失神了 就算要她被浩树再强奸一百次也不愿被眼前狰狞的阳具插入自己的阴道一下。 「小美人,你那么渴望肉棒吗我还没说要把自己的阴茎插进去。 」美莎听后大感羞愧,低下头不敢再发一声。 老板接着说︰「刚好有件新货品,想让客人你免费试用。 」接着老板从货架上取了一根紫色的电动阳具下来。 这假阳具又粗又长,除了龟头的部份外,整根布满胶粒, 质感跟真的阳具差不多。 「不…我不要!」美莎想也不想便拒绝。 「如果你一边插着自慰,一边替我脚交,我可能会快一点射出来。 何况这根东西,会让你很舒服的。 」老板的诱惑竟使美莎心动了,她望了一下门外的浩树, 他也点头示意她照做。 「那……好吧」美莎没有办法,唯有照着做。 她一边把丝袜退到大腿处,心想不知那根东西插进来会怎么, 或许真的会很有刺激也说不定毕竟她是第一次接触性玩具, 内心也很好奇。 老板把头贴近美莎,用力的嗅了一下,他感到了淫霏的气味。 老板慢慢的,先把阳具的头赞入美莎的阴道, 岂料还不怎样用力整根便被吸进去。 「嗄……啊呀呀,好粗……填满了…嗯嗯……」美莎合上眼睛, 感受着下体的空虚被填满的快感。 「好……好淫荡的名器,竟自己吸进去了。 」老板也大开眼界了。 老板接着开动阳具的震动器,伴随着强力的震动, 美莎的情慾一瞬之间极度攀升到令一个层次她只能以极大的呻吟声来承受这种强烈的快感。 老板稍为扶稳美莎摇晃的脚步,然后把丝袜一拉而上。 粉红色的丝袜正忠实地回去保护美莎的下半身, 可是一流的弹力却出卖了她竟把电动阳具紧紧的压实在美莎的私处。 更祸不单行的是,阳具上还有另一个震动器, 当阳具整根插进去时这个震动器正好碰到阴蒂上。 「啊,啊……不行,我要去了,去了…………呜啊呀呀呀呀呀!!!」」美莎正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快感, 瞬间便高潮起来。 她下半身忽然整个软去,美莎就这么跌坐到了湿漉漉的地面上喘气。 美妙的呻吟声连站在门外的浩树也清楚听到。 「太狡猾了,竟然自己先高潮,真拿你这小淫女没办法。 」美莎似乎已经用不上力,老板没有办法,只有整个人躺下来, 并拿起美莎的丝袜脚夹着自己的阳具搓弄。 美莎感到自己的脚板正夹着一根又热又硬的东西, 但她大部份的集中力还停留在震动的阳具上。 老板躺在地上再次享受着美莎的淫脚。 虽然被丝袜阻挡了部份视缐,但他还隐约看到美莎两腿之间的黑色丛林和粉红色的肉缝, 阴户还在流出淫水把两片阴唇和丝袜滋润得闪闪发亮。 美莎稍为恢复意识后,也觉得这个恣势相当暴露, 于是赶紧收回双脚站起来但丝袜仍紧紧地把阳具定着她的阴户。 「那么就站着一边自慰一边脚交吧。 」老板并不阻止美莎站起身,因为这正好让他看到更好的风景—美腿和阴户尽收眼廉。 「嗯……知道了」从阳具而来的快感令美莎的意识很散慢, 但把右腿踩在老板的阴茎上她还是有馀力的。 美莎虽然是第一次脚交,但就像无师自通的并用姆趾和二趾夹着他的龟头前后搓弄, 使老板的阳具强烈的抖动丝袜的头部也被精水弄得都黏煳煳的。 「啊呀……啊呀呀……好淫荡呀……想不到这把年纪, 还有机会跟这样的美少女性交噢噢噢……」老板为面前淫乱的画面正不亦乐乎。 的确,一个高中女生,穿着丝袜短裙替一个中年男人脚交, 下体还插着电动阳具成何体统。 但美莎也早已放下道德,竟忠实地按老板的指示, 握紧阳具一出一入的自慰。 「噢……啊……忍不住了……太棒了…嗄嗄……太棒了……」美莎知道老板快要射精了, 立刻加快搓揉整根肉棒和睾丸。 阳具强烈的跳动,火烫的精液就不断爆泄在她的右腿上, 整只粉红丝袜裤布满了白色的黏稠秽物部份更射到大腿上。 浓精很快渗透了丝袜,暖意透过丝袜传到大腿的嫩白肌肤上, 屋内的空气中亦弥漫着淫秽气味。 这是美莎第二个令其射精的男人。 自己是不是已经变成淫乱的女人,美莎这时没空去想这个问题, 因为她又快要来第二次的高潮了。 浩树站在门外,满意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