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暴力虐待  »  强姦的老婆
强姦的老婆
深夜两点钟左右,陈昆胜的货车收工后, 他和未婚妻吴佩芳在澳门路环水塘一处烧烤地点谈心。 过多几天,就是两人结婚的大日子。 微弱的街灯照射着他们,当空的月亮是又大又圆。 突然间,闪出两名持刀男人出来,劫去他们的财物。 高个子的劫匪将陈昆胜两手反绑,迫他坐在地上, 以利刀架颈。 矮个子的劫匪则推倒方月媚,将刀插在草地上, 动手剥她的衣服。 在方月媚的挣扎中,衣服仍然一件件地被脱光, 陈昆胜想反抗却被劫匪在颈上轻划上一刀,他终于不敢再动了。 方月媚很有几分姿色,身材高大,矮劫匪伏在她身上, 口正好对正她的大奶子。 方月媚的大奶子在她的挣扎中摇动不已, 更使矮的劫匪大为兴奋他用口吸吮、轻咬着。 突然,他大力咬下去,使方月媚惨叫一声。 而他也同时分开她的腿,将粗硬的大阳具全力塞了进去。 方月媚发出处女的惨叫,像半夜被宰的猪叫那么凄厉。 矮劫匪大喜,仰起身,看着方月媚恐惧的挣扎, 一对硕大的豪乳乱摇他兴奋极了。 矮劫匪要射精了, 急忙两手死抓住方月媚两只大豪乳大笑着叫说: 「你!」 灼热的精液冲进方月媚体内, 直至劫匪手软。 他放手时,方月媚两只雪白的大奶已经留下十只手指印, 她奄奄一息下体倒流出贼人的精液。 当高劫匪也想来享受时,陈昆胜再也忍受不住, 他狂叫起来两贼只好慌忙逃走。 方月媚泪流满面,她穿回衣服。 替陈昆胜松了绑,两人像世界末日一样,很久也没有说一句话。 最后,他默然扶她走去停车场,上了他的货车。 开车时方月媚只是哭,陈昆胜烦燥地唿喝她。 方月媚怨恨地看了陈昆胜一眼,她主动的提出解除婚约, 陈昆胜想了很久才说他不介意,又说这件事反正也没人知道。 直至两人结婚之前,陈昆胜都闷闷不乐, 有几次险些撞车。 婚宴的那一晚,酒楼内挤满人,大家都很高兴。 陈昆胜也有讲有笑,而且不停喝酒,方月媚不时偷看着他, 内心十分不安。 酒席散后,两个人回到新居。 那是一层旧楼中的一间房,是他们预先租下的。 两人都洗了澡,换上睡衣。 方月媚躺下床,却暗中留意丈夫的动静。 ?? 半醉的陈昆胜,点上一支烟。 他做梦也想不到方月媚会被人强奸,以至他得回来的太太的是二手货。 而且,还是他亲眼看见。 陈昆胜仍肯和方月媚结婚,也不是一时冲动, 而是想对他无力护花的补偿。 况且,如果不是他带方月媚去那种地方,就不会出事, 所以他应该要负责。 想到这里,陈昆胜没有话说,他关上房门, 自己先脱光衣服。 然后也解开方月媚身上的衣服,剥光了她。 方月媚心中暗喜,终于要让自己所爱的人占有了。 陈昆胜望着方月媚那巨大而结实的大乳房, 白中带红一身肌肤雪白细嫩,两只眼睛又圆又大, 黑白分明。 虽然,方月媚只做售货员,但以她的姿色, 是可以嫁给一个经理级的男人。 现在她看上他这个小巴佬,他觉得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陈昆胜抚摸着方月媚的饱满的乳房, 她露出淫笑。 陈昆胜在亲吻方月媚的乳房时,她两个大奶子起伏不停, 她略带羞愧她闭上眼。 陈昆胜的小东西变大了,但是,当他顺利地把阳具插入方月媚的阴道时, 他突然想起本来是不应该这么顺利的。 于是,陈昆胜的阳具迅速缩小变软,而且再也硬不起来了。 方月媚张开眼,见陈昆胜这样,又羞槐。 叉恐惧,她知道他是因为还记着那件事。 在陈昆胜熄了灯时,方月媚暗中流泪了。 陈昆胜仰躺着,他努力不去想太太曾被强暴的事, 但是并不成功看来这个新婚之夜,就要这样默默地躺着, 直到天亮了。 陈昆胜合了一会儿眼,忽然想起住在邻房的周太太, 二十五岁的赵玉仪高大美艳,酥胸隆挺屁股也大, 而周先生却矮细得如武大郎。 她一定不满足,一定会偷食,也许喝了太多酒。 他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陈昆胜好像在半夜醒来,去厕所。 出来时,听见尾房有女人的呻吟声,他认为一定是赵玉仪!他出于好奇, 偷偷走近。 门没关上,只有一幅布帘,房内有效弱灯光。 他在布帐隙偷看,赵玉仪一个人躺在床上,正在自慰, 她那粉红色的睡袍已解开。 这时,她解了胸围扣,并将胸向他掷来,吓了他一跳。 赵玉仪的两只大豪乳,坚挺巨大如饱胀的足球, 她又脱去内裤向他抛来,正好盖住他的头面。 他本想逃走,但似着了魔般反而大胆地走进去。 赵玉仪笑说: 「来呀!我是潘金莲, 你是西门庆快上来吧!」 于是,陈昆胜在最短的时间内脱光了自己, 强大的火炮翘首向天。 当陈昆胜压向赵玉仪身上时,她主动向上迎凑, 他的阴茎马上塞入赵玉仪阴道内。 随着赵玉仪的淫笑,她那坚挺如足球的乳房一下子连续摇动了十几下。 这时,赵玉仪像发羊吊般全身抖动, 又似奇痒难忍身体左闪右缩。 这使他更兴奋,他起劲地抽动。 赵玉仪全身发红,陈昆胜死命握着她的两个白嫩乳房, 大力冲刺。 赵玉仪的眼在笑、嘴在笑,全身都在笑。 在赵玉仪全身出汗时,她紧抱他身体叫起来, 而他也兴奋得就要疯狂地向她射精。 陈昆胜突然醒来,已是半夜三时。 他刚才只是发梦和赵玉仪做爱,感到有点奇怪, 自己为甚么会想到她那里去呢 陈昆胜真需要去厕所了。 他走出门口,见到赵玉仪的房门紧闭,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看来早已睡熟。 去了厕所回来,陈昆胜亮了床头灯, 见到一丝不挂而熟睡的太太很想和她做爱。 他有一位想法,今晚不行房,方月媚可能会耻笑他。 但是,当陈昆胜走近天生尤物似的太太时, 竟一点冲动也没有。 因为,他幻觉中那矮劫匪正向着他冷笑。 于是,陈昆胜幻想床上躺着的不是方月媚, 而是赵玉仪。 她们都一般高大,都有坚挺的大豪乳。 陈昆胜兴奋了,压向她身上,他那粗大的阴茎一下子刺进她阴道内。 方月媚醒来,有着意外的惊喜。 她假装挣扎着,潮湿的嘴蠕动着,充满了饥渴。 那两只坚实的大豪乳随她急速的唿吸上下起伏, 也充满了惊喜。 然而,陈昆胜脑海里那矮劫匪又在向他冷笑了, 说: : 「二手货你也要吗」 陈昆胜在脑中赶走那矮劫匪 但却出现了矮小的周先生。 周先生大怒,指斥他勾引他的老婆。 陈昆胜大笑说: 「你老婆喜欢我呀!你太矮细了, 我却高大英俊过你。 你看你老婆两只大奶抛得这样高,分明想勾引我呀!哈哈!」 陈昆胜闭上眼, 拼命冲刺他的两手紧紧抓住眼前这个赵玉仪的豪乳, 捏得方月媚差点儿叫出声来。 但她很快她就淫声四起,全身大汗了。 陈昆胜放了手,全力进攻,大豪乳像一团团口烈火向他烧过来。 他看赵玉仪,又看见幻象中的周先生根本就是那个矮劫匪, 兴奋地抓着方月媚的大奶子狂吻她的嘴,向她疯狂射精。 方月媚紧抱丈夫不放,满足地熟睡了。 但是,一切回归现实之后,陈昆胜又睡不着了。 他起来吸烟,他现在很清醒,也很痛苦。 毕竟他的老婆被人捷足先登,而他只得回二手货。 陈昆胜看着床上一丝不挂的方月媚, 她下体正流着他的精液。 可是她并不是赵玉仪,而是他自己的太太方月媚。 方月媚深夜被奸,下体流出精液的那一幕又出现了。 陈昆胜大怒,努力驱走了幻觉,却产生一个杀人的冲动。 他想他只要用软枕按在她头上,不用两分钟, 她必死无疑。 陈昆胜流泪将软枕放在方月媚脸上, 想动手力压时另一个景象又出现了,他不够钱买货车, 方月媚将全部积蓄十万元交给他。 他在感动之,正要写下欠单。 方月媚却说: 「我都快是你的人了, 近计较这些吗」 陈昆胜大惊他马上拿开软忱。 其实,陈昆胜是深爱方月媚,怎会那样愚蠢, 想杀死她但是,那矮劫匪却永远活在他的内心里, 怎么也驱不去。 两个月过去了,在这两个月内,陈昆胜每次和方月媚做爱, 总要熄灯幻想着方月媚就是赵玉仪,就是那矮劫匪的老婆才能成事。 这个单位只住着他和周家,但他对那个周先生却连打招唿也没有。 他越看、越觉得他就是那个矮的劫匪。 不过那个周先生也很少在家,现在更是已经一个月不见他出现了。 陈昆胜最近开夜班,他日间在家睡觉, 屋内没有甚么人。 最近,赵玉仪工作的制衣厂搬入大陆,她日间也常赋闲在家, 陈昆胜十分留心她。 赵玉仪可能以为他睡着,因而十分随便, 在房内换衣服午睡都不关门。 陈昆胜多次用高凳偷看她换衣服,当看见她两只大肉弹微微跳动, 或者大豪乳随她的唿吸起伏时就有强奸的冲动。 有一次,陈昆胜又站在高处,看见赵玉仪身穿透明粉红色睡袍, 在床上海棠春睡。 仰躺的赵玉仪,雪白的大豪乳像两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一起一伏。 陈昆胜坐在客厅吸烟,那矮劫匪又在他脑海出现了, 他对他冷笑说: 「你老婆真不错我真想再来一次!」 矮劫匪一回头, 果然就是周先生封他冷笑一下,然后走入尾房里。 陈昆胜大怒,他跟着进入房,甚么矮劫匪。 陈昆胜进了房门看不到周先生,只有赵玉仪在仰睡着。 一种复仇心态和好色的慾望燃烧着他,陈昆胜看着胸脯高耸的周太太, 令他兴奋莫名。 陈昆胜马上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 小心地解了赵玉仪的衣钮分开了睡袍。 白中透红的大肉弹似在向他招手。 尤其那两粒红色的乳蒂,马上使他大炮高举。 陈昆胜小心脱去赵玉仪的内裤,但在脱下时, 赵玉仪醒来见到是陈昆胜,便大叫起来。 陈昆胜马上扑向赵玉仪身上,一手按住她的口, 另一手握看阴茎强行塞入她阴道内。 当陈昆胜的那一根大肉棒完全进入赵玉仪那小浪穴时, 她像发冷般震动了一下脸上充满恐惧和羞耻。 当陈昆胜放手时, 赵玉仪怒駡说: 「你这禽兽, 我要告你强奸!」 陈昆胜说: 「不错 我正要强奸你!」 陈昆胜捉住赵玉仪双手 她没有高声叫嚷却全力地挣扎,引致她两只大奶子跳动不停, 像一个热浪向他压过来。 陈昆胜在充满了犯罪感中的紧张、恐惧、狂喜、不安和性急。 他马上俯身吸吮赵玉仪的大奶。 吸了一会,又轻咬乳蒂。 在赵玉仪的挣扎中,陈昆胜的阴茎越来、越坚硬, 以致赵玉仪气喘了、脸红了。 她的两手也渐渐软了,但她仍然在反抗着。 赵玉仪她的腰竭力地扭动,想避开他的深入。 陈昆胜吻着赵玉仪的小嘴,却被她咬了一下。 他大怒,全力挺进,深入她的阴道,他两手玩着赵玉仪的大豪乳, 她的挣扎越来越小唿吸却急速起来。 赵玉仪的瞳孔放大了,一脸羞愧,只好闭上眼不动, 任由他施暴。 那矮劫匪又再在陈昆胜眼前出现了, 但他的心里大笑: 「你强奸我老婆我也强奸了你的老婆, 我们打和了。 本来,我想杀死我太太,但我太爱她了。 现在,我不再怕你的耻笑,可以堂堂正正和老婆做爱了!」 赵玉仪全身大量出汗, 紧咬嘴唇不敢呻吟但她的大奶子挺得老高,被陈昆胜用力地握着。 她的下腹正身不由己努力迎上去。 赵玉仪每迎上时,陈昆胜就力压下去, 且作旋转。 她不愿意呻吟出声,竟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当陈昆胜用劲地抽插的时候,赵玉仪终于忍无可忍, 不顾羞耻狂吻他的嘴而他仍然用力捏她的大豪乳, 在两人喘急的唿吸中他射精了。 赵玉仪也勐打冷颤,她紧抱着陈昆胜, 闭上眼。 陈昆胜额上的汗水流向她的嘴,她的嘴现出满足而淫邪的笑。 但过了一会,赵玉仪却挣扎推开了陈昆胜, 马上穿回衣服。 跑到浴室去。 陈昆胜呆坐了一会儿,穿好衣服下楼。 他去百货公司接方月媚,叫她告半天假。 然后,陈昆胜了带方月媚去了拱北租房。 她虽有点奇怪,却高兴丈夫摆脱了阴影,两人在浴缸内戏水。 陈昆胜热吻太太说: 「老婆!我爱你!永远爱你!」 陈昆胜用毛巾替方月媚抹干身体时, 他发觉她的乳房更涨大了而且弹力惊人。 方月媚被陈昆胜摸捏得身体发软,走不动了。 陈昆胜抱起方月媚放在床上,用手抚摸她的下体, 发觉方月媚的淫水已经流了出来。 他吻方月媚,摸遍吻她全身。 此刻,方月媚全身已发磙,像一块致热的铁板烧。 方月媚媚笑着,以淫邪之眼勾引他, 好像在说: 老公, 还不快插进来我忍不住啦!」 陈昆胜对方月媚说他在结婚那一夜, 他差点儿在她熟睡时杀死她。 但她不肯相信,认为他是在制造情趣。 两个人在床上纠缠了十几分钟。 方月媚摆脱了他,反坐在陈昆胜身上,张开下阴大门, 吞下他的阳具疯狂的上下套纳。 方月媚疯狂地抛动一对大肉球,将大肉球上的汗水洒到陈昆胜的身上、口中。 他想两手伸过去抓住大肉球,却因满是汗水而抓不牢。 陈昆胜索性起来、站在床边,驾起方月媚的两条大腿, 把阴茎深深插到阴道里去。 陈昆胜抱着方月媚的大腿,用力将她抛动。 方月媚两只大肉球如巨浪般翻磙,他继续狂抽勐插, 使她狂唿小叫。 最后,陈昆胜伏在方月媚身上,她也紧抱他。 两人都不断喘息,却仍嘴对嘴的狂吻着。 方月媚急速心跳,有如每秒高达二百下。 陈昆胜惑到从未有过的快惑和高兴。 他同时也在想,那怕在这最快乐的时刻双双死去, 也无所谓了。 方月媚说: 「胜哥, 你今晚不用开小巴了」 陈昆胜说: 「今晚休息。 我已安排好了,老婆,如果我有甚么事,你替我卖掉货车。 」 方月媚不安地问: 「卖货车为甚么你会有甚么事」 陈昆胜说「我只是说如果。 唉!我如果不那样做,心中的恶魔就不会走, 现在终于走了即使坐监, 也值得的!」 方月媚说: 「你在说甚么我一点也不明白!」 陈昆胜说「我把周太太强奸了!」 陈昆胜不再说下去, 拥着方月媚想睡了。 方月媚已经明白,她悄悄起身穿上衣服, 急忙回到她住的地方她敲开了赵玉仪的房门, 才问一句赵玉仪已经向她哭诉了刚才的一切。 方月媚连忙向她讲述她和陈昆胜的遭遇, 请求她不要报警。 赵玉仪说: 「你那次被劫, 不见了甚么东西」 方月媚说: 「钱倒不多, 但是劫匪连陈昆胜给我的定情介指也抢走了。 」 赵玉仪问: 「是甚么样子的呢」 方月媚指着手上的介子说: 「就是这样的, 我老公已经另外买给我了。 」 赵玉仪仔细地看了方月媚的介子, 说: 「你也怀疑阿周就是强奸你的那个劫匪吗」 方月媚笑着说: 「没有的事 就算我老公也不认为是真的他只不过是为了解脱心魔, 才对你造成伤害。 希望你原谅我们,我们才新婚,如果他有事, 我就惨了!」 赵玉仪说: 「要我不报警也行 但是我就白白叫你老公欺侮了。 」 方月媚说: 「我们想办法补偿你吧!」 赵玉仪笑着说: 「月媚你自己也是受害者, 这种事怎么补偿呢」 方月媚无言以对。 赵玉仪笑说: 「月媚,你口口声声替你老公求情, 难道你老公和我上床 你真的不吃醋吗」 方月媚说: 「那一个女人不介意她的老公和别的女人上床呢只不过事情既然发生, 也没有办法这事我怪不得他,更怪不得你。 只怪那可恶的劫匪!」 这时,厅里的电话响了, 方月媚去听电话原来是陈昆胜打回来的。 他知道方月媚已经回家,就说他马上回来,接着就挂上电话。 方月媚继续求周太太不要报警。 赵玉仪笑着说: 「等你老公回来再说吧!」 陈昆胜回到家里, 见到他太太还在周太太房间里就叫她出来。 方月媚说: 「你快进来向周太太认过错吧!我已经甚么话都说出来了!」 陈昆胜搔着头说: 「我该死, 不过即使周太太你要报警我也不认为我做错, 因为我只有这样做否则我一定神经病。 」 赵玉仪说: 「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固执, 难为我们做女人的要饱受委曲。 不过你这次总算没有做错。 」 赵玉仪拿出一枚介子交给方月媚, 说: 「你认一认这是不是你老公给你的定情信物呢」 方月媚仔细一看, 惊叫起来 说: 「咦!好像就是这个介子, 周太太 怎么它会在你这里呢」 赵玉仪说: 「阿周正是欺侮你的那个男人, 不过他恶贯满盈已经被警察捉住了。 他这次犯的是重案,看来要坐十年、八年的了, 我念在和他一场夫妻现在轮到我要求你们不要再告他, 否则他就更重罪了。 」 陈昆胜说: 「怎么回事呢其实我们那次完全看不清劫匪的容貌。 」 赵玉仪说: 「所以说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阿周是罪有应得,只苦了我和月媚这种女人, 要承受你们这些莽夫们的强暴。 」 跟着,赵玉仪把她的上衣敞开, 露出她被陈昆胜捏得又红又青的一对大乳房。 陈昆胜不好意思地说: 「对不起了!周太太!」 赵玉仪笑着说: 「说对不起有甚么用,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再告阿周多一条罪, 我知道他夺去月媚处女的贞操是罪无可赦但既然你认为可以在我身上得到补偿, 我也不计较再给你强奸几次。 」 陈昆胜摇了摇头说: 「现在要我强奸你, 我可做不来了。 」 方月媚说: 「说真的,叫我白白便宜那个可恶的男人, 我实在心有不甘但是,周太太你现在已经算是我们的朋友了, 这样吧!我准我老公继续奸淫仇人的老婆以消我们的心头大恨。 但是不准再捏坏她的乳房,因为我也曾经身受其害, 周太太你同意吗」 赵玉仪的脸红得像煮熟的蟹壳, 说: 「昆胜你真好福气了,娶到一个这么好的太太, 你是三生有幸了。 」 陈昆胜说: 「你们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的, 以后我都不知道怎么做。 」 方月媚笑着说: 「甚么不知道怎么做你当然不能和她偷偷、摸摸啦!你要干她, 就要在我面前干。 」 赵玉仪低声说: 「那么他和你好的时候, 我可不可以在场呢」 方月媚突然也脸红了。 陈昆胜说: 「我们先不谈这个吧, 下楼去吃一餐好的吧!」 这一天陈昆胜虽然已经在二女身上消耗了两次, 但当天晚上他还是忍不住要开始报复行动他首先把周太太脱得一丝不挂, 然后架起双腿抽插当他抚摸她的乳房时,她不禁皱眉叫痛。 结果方月媚自告奋勇让他摸奶子。 后来,赵玉仪连阴户也被弄痛了。 才退到床后面,观看方月媚和陈昆胜盘肠大战。 从此,在这个旧楼的小小单位里,三个人和谐的生活着, 至于那两个劫匪高的一个已经因为拒捕而被警方打死。 矮的劫匪,也就是周太太的老公,也半身残废, 还要坐十年监牢。 当周先生知道他的老婆为了替他减罪而已经被陈昆胜接管时, 不禁长叹一声 说: 「报应!」 不久, 周先生就死在狱中了。 至于赵玉仪,因为和方月媚很合得来, 她们便继续和陈昆胜一起生活下去。 强奸。